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858章 费了不少心思

作品:侯府娇宠|作者:朵彦彦|分类:女生专区|更新:2019-10-11 15:30:56|下载:侯府娇宠TXT下载
  堤坝建造方法,出自山河志,又有六名良工巧匠,齐心协力,应不会再出差错。

  只是,慢活细工出精艺,时间只长不短。

  “秦姐姐,你休息会么?今日晚膳到很晚,结束时更有烟火,听说谢大人费了不少心思。”

  如此,就不是一般的烟火,请了不少烟火匠入府,就连数量都有考究。

  秦云舒想起谢兰,前世见过,蕙质兰心的女子,和夫君举案齐眉,恩爱非常,可惜事不随人愿。

  “你若累了,躺下歇息,我坐着喝杯茶。”

  说罢,她执起桌上茶壶,缓缓倒了一杯,放在唇边抿着。

  杜思雁今日起得早,昨日处理府中事宜,又和管事对账,子时过后才睡。

  今天眼圈周围都黑了,丫鬟给她涂了好些水粉,才堪堪盖住。

  这会实在累了,她也不客气了,挑帘向前,褪下外衣,躺下盖上被子,头一靠枕头就睡了。

  秦云舒手指转动茶盏,普通的青瓷,杯沿质地却不错。

  喝下半杯后,她轻轻放下,起身出屋。

  她不困,也不累,外婆在南厢房,和其他几位诰命夫人一个院子,不若去瞧瞧。

  走出院门,经由一条小道,到了四岔口,分向东南西北四面厢房。

  南边碎石小道,通往南厢房,秦云舒转步而去,刚走几步,就听轻缓的脚步。

  循声看去,她就见一位嬷嬷抱着小袄子,袄子裹住小小的一团。

  几乎第一眼,她就确定,是婴孩,比珍儿要小点。

  可是,兰夫人膝下无子,府邸为何出现尚在襁褓的孩子?

  领养的?

  若真领养,为何到现在,早些年就抱养。

  正在思量时,嬷嬷脚步顿住,看到她时,眼神明显一慌,最终迅速走向前方。

  秦云舒秀眉拧起,看着嬷嬷疾步走远。

  “定北侯夫人。”

  清亮的女子声忽从身后响起,语态不恭敬,但也算不上找茬。

  秦云舒旋身瞧去,只见戴着面纱的华裳站在眼前。

  “侯夫人,没想到我们还有再次见面的时候。”

  语调轻淡,透着些微漫不经心。

  此处并非京城,华裳在这里,并没有违**家做出的承诺。

  秦云舒眸色平静,语调微扬,“专程过来和我叙旧?华大小姐,身子大好了?”

  既然戴面纱,便是不宜多吹风。

  “托侯夫人的福,痊愈了。”

  华裳轻声回道,其实,她根本没有痊愈,还要汤药调养两年,季节更迭时,她不能出屋。

  灌下纯漆木粉,还能痊愈,这位高人,医术恐怕不必掌医和翁老低。

  “华大小姐既然好了,日后多保重身子。”

  说着,秦云舒忽而压低声音,“更要管住自个儿的嘴,祸从口出四个字,想必您已经深深体会。风大,早点回屋。”

  话落,她没有停留,几步远去,直朝南厢房走。

  华裳双手握紧,舒展的眉眼皱起,她受了那么多苦,除了定北侯,更拜谢大人所赐。

  既已成婚,还和当朝内阁首辅不清不楚,这层见不得光的关系,想想都令人作呕。

  秦云舒倒好,当成耀武扬威的资本,不就是靠男人?

  这个男人,还不止一个。

  华裳暗自冷哼,有些人事物,只能在黑暗中存在。

  今晚,就由她公之于众。若全齐京的人知道,定北侯头上顶了个大帽子,而这顶帽子,还是朝中和他举足轻重的谢大人,不知作何感想?

  她稍微想想,都觉的无比精彩,何况旁人?

  届时,准炸开锅,秦云舒现在得意,很快就缩起脑袋,一辈子抬不起头。

  此时,秦云舒已到南厢房,刚进去就听一阵欢声笑语。

  外婆没有休息,和几位上了年纪的诰命夫人在庭中亭台,喝茶聊天。

  “刚说到侯夫人,您就来了。”

  恭敬的老妇声响起,说话的便是,如今年纪最大的诰命夫人,快八十了,身子骨却很好。

  眼看她要行礼,秦云舒立即上前,忙扶起。

  “这些虚礼,千万别,在您面前,我是小辈。”

  年龄差了许多,比她外婆都要大。

  见此,妇人心中甚是感慨,夫君离世二十几年,当年家族还算风光,现在早已没落,从齐京世家除名。

  眼前这位,是风光正盛的定北侯夫人,年纪最轻的一品诰命,身份和地位,比她高了不知多少。

  在高门贵族眼里,只有权势衡量,根本不是年龄。

  “我外孙女,和其他姑娘不同,极重长幼,其他礼数,用不着。”

  姜老夫人笑着扯住妇人,将她按在座位上。

  秦云舒随即拿起茶壶,倒了杯茶恭敬递去,“初次相见,敬您一杯。”

  妇人立即接过,定北侯夫人的名号,她早已听过,从没见过罢了。

  如今瞧了,竟这般没架子。

  之后,秦云舒继续倒茶,接连敬了其他几位,这几个诰命夫人,年岁都比较大。

  姜老夫人越发欢喜,所有人都夸舒儿,作为外婆,她相当自豪。

  更令她想到婉儿,那时候,她还年轻,婉儿还未出嫁,温文有礼,书画了得,同样是她的骄傲。

  “外头风大,如若聊天,去正厅榻上,我叫人支个暖炉。”

  到底年纪大了,抵御不住风寒,一直在庭中被风吹着,对身子不好。

  姜老夫人第一个回话,连连点头,“也好,我们去厅中。”

  说罢,她扶起年纪最大的妇人,领其步步往前。

  秦云舒跟在后头,随即出厅,唤了丫鬟过来,很快,暖炉端了进来,另有一些果子糕点。

  “外婆,离晚膳有些时间,您先吃,倘若累了,休息会。”

  姜老夫人点头,缓声说着好。

  秦云舒在厅中候着,时不时替几位夫人倒水,拿果盘,更将橘子剥好递去。

  等她们乏了,已过一个时辰。

  将她们一一送入屋中,秦云舒才离开。

  再次走到四岔口时,她却见到了兰夫人,身后跟着一名嬷嬷。

  而这位嬷嬷,就是先前她看到的,怀中抱着婴孩。

  “定北侯夫人。”

  谢兰轻笑出声,面色如往常一样,柔和温雅。

  秦云舒瞧的出来,兰夫人一点都不意外,她在这里。

  这个点,很多闺秀和夫人都午憩了。